【自贸区艺术】带你解开张继绝笔背后的秘密

2016-01-12 来源: 作者:

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

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

 

张继的这首《枫桥夜泊》是唐朝安史之乱后,诗人张继途经寒山寺时,写下的一首羁旅诗。诗中“愁”字渗透在了每一而出景致中,月落乌啼,寒夜漫漫,与夜半钟声为伴却无眠,无不表达张继身处乱世,没有归宿的惆怅情怀。想必每个人对此诗从初中开始早就已经熟记于心,但又有多少人知道这背后似乎还承载着一个流传至今的故事,而这个故事今天降临在上海自贸区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。

 

寒山寺外的张继塑像和枫桥

 

据说当年,唐武宗酷爱张继的这首《枫桥夜泊》诗,在他猝死前的一个月,他还敕命京城第一石匠吕天方精心刻制了一块《枫桥夜泊》诗碑,说自己升天之日,要将此石碑一同带走。于是在唐武宗驾崩后,此碑被殉葬于武宗地宫,置于棺床上首。并且,唐武宗临终颁布遗旨:《枫桥夜泊》诗碑只有朕可勒石赏析,后人不可与朕齐福,若有乱臣贼子擅刻诗碑,必遭天谴,万劫不复!而且后来,传说北宋翰林院大学士郇国公王珪、明代才子文徵明,都因书刻此诗不得好死。1939年,钱荣初刻完《枫桥夜泊》诗碑后也立即暴毙。

上海自贸区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书画区

 

而今天自贸区交易中心森兰展厅,就存放着另一个因写此诗诞生的绝笔,更值得一提的是,此作者也叫张继。他是国民党元老级人物。在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成立时,被选为参议院议长。后参加二次革命和护法运动。孙中山先生在世时,支持其联俄联共政策。中山先生离世后,立场开始右转。他是国民党西山会议派的首脑人物。

抗战胜利后1947年,苏州名画家吴湖帆听闻寒山寺的诗碑在抗战中被摧毁,所以想到国民党元老张继与唐代诗人同名,如果求得一纸法书,更可以添一段佳话,于是便请友人到南京求字,但蹊跷的是张继写了《枫桥夜泊》诗碑后,第二天便与世长辞了。

《枫桥夜泊》张继

 

诗后有跋:余夙慕寒山寺胜迹,频年往来吴门,迄未一游。湖帆先生以余名与唐代题枫桥夜泊诗者相同,嘱书此诗镌石。惟余名实取恒久之意,非妄袭诗人也。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二月,沧州张继

 

▲吴湖帆为张继《枫桥夜泊》亲笔题字

 


张继

 

张继在国民党中资格虽老,却坐清水衙门,和蒋介石关系不佳。张继一生有三件事让大家印象深刻。第一件是:1935年,孙凤鸣在湖南路中央党部大礼堂前刺杀汪精卫时,54岁的张继和张学良一起制服了刺客,保全了汪精卫的性命。第二件事,就是张继怕老婆出了名,其妻崔振华是一个有名的河东狮吼。当年,宋庆龄、何香凝在国大提出了联俄抗日的提案,张继也在上面签了名,回去向老婆如实汇报,劈头盖脸挨了一顿臭骂。于是他又找何香凝,要求把自己的名字勾去。众人责问他为何这样轻率,张继红着脸承认:是老婆不赞同孙夫人的主张,不让我签字,奈何?第三件事,就是张继猝死。19471215日,也就是张继写了《枫桥夜泊》诗碑第二天,就突然死亡了。张蔚星说,有人认为可能是中了诅咒,还有人推测,可能是蒋介石派人杀了他;但公开的说法是:突发心脏病不治身亡,终年66岁。而在寒山寺现有的碑廊上,则写着:“……近日劳瘁过甚,至迟至三日始行,书就越一夕即作古人矣。由此推测,张继是因为疲劳过度,导致心脏病突发而亡。

王珪书《枫桥夜泊》是因为他文学地位非常显赫,他写碑的时候,正是服丧期间,并没有署名。其实,书了碑文后,他本人在朝廷上的权势并没有削弱。元丰四年(1081年)10月,皇帝发现有大臣和大理评事石士端之妻王氏通奸,有人想趁机陷害王珪父子,但阴谋没有得逞。王珪的死,虽然没有明确记载死因,但史书上说他死在任上,活到了67岁,这在古代已经是比较长寿的了。

 

400多年后,由于王珪写的《枫桥夜泊》诗碑已经不知去向了,于是,当时中国书坛最有名气的文徵明便再次写了这块诗碑。但据说,诗碑玉成不久,文徵明也身染重疾,在世间受尽病痛折磨,含恨辞世。他难道也是中了唐武宗的诅咒?

 

文徵明像

 

文徵明与沈周、唐寅、仇英并称为吴门四家。这四个人当中,文徵明是生活最有规律的,他和唐伯虎同年,但比唐伯虎长寿多了。唐伯虎死于嘉靖二年(1523年)12月,终年54岁,而文徵明活到了近90岁。文徵明写《枫桥夜泊》诗碑,应该是在50岁前,也就是嘉靖元年前后。因为嘉靖二年春天,文徵明就以应贡赴京,继授翰林院待诏留京。而且从现有徵明二字,可以知道是他42岁后所写,也不同于致仕以后的风格,和他50岁时的《金陵诗帖》字体相近,应是他50岁前所写。

 

那么,钱荣初的命案又是怎么回事?

 

其实当时钱荣初并没有死,解放后,他还曾经回到寒山寺找静如法师,但那时候,静如法师已经不在了。那么,当时老百姓发现的死者究竟是谁呢?

  其实,暴毙在寒山寺外的死者并非钱荣初,而是长相与钱荣初非常酷似的另外一个人,他的名字叫钱达飞。钱达飞与钱荣初有刎颈之交,也是个爱国志士。钱达飞曾在东洋留学多年,是个日本通,他对日本的政治、经济都非常有研究,对日本政界、军界知名人士也知之甚深

  钱达飞在得知静如法师和钱荣初大师的计划失败后,便力劝钱荣初乔装打扮、隐姓埋名去外地避难,他自己则舍身取义,用血书引诱松井石根研究有关《枫桥夜泊》诗碑的历史记载,以吓阻日酋掠碑之阴谋。据说,当钱达飞把自己的妙计讲给钱荣初听时,钱荣初不忍钱达飞冒名而死,钱达飞谎称自己身患痨病,已行将就木,他说,用一即将大限的病躯护碑,值!钱荣初被钱达飞一身正气深深感动,与其洒泪而别。

 

张继《枫桥夜泊》目前在上海自贸区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展出

 

所以,皇家诅咒实际上并不存在,也没有应验,但张继老先生的绝笔确实承载了流传千年的传说,有时候艺术因为故事才更有趣难道不是么?

 

编辑: 小舟

其他资讯